<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網絡學習平臺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散文 > 正文

          清明憶母

          發布日期:2017-05-04 來源:《鐵道建設》報
          分享到:

          ■散文/○余金榮

          清明時節的家鄉現在已是春暖花開,桃花妖艷、梨花潔白、油菜花爛漫盛開,金黃色染盡田間地頭,勤勞的蜜蜂穿梭在花海里。

          從前每到這個季節,母親會從地里采一些蒿草切碎后摻入炒熟的米粉里,放一點咸肉丁做成粑粑,用油煎熟,這是我小時候最喜歡吃的一道美味了,至今記憶猶新!

          每年春節過后,母親會買來小雞小鵝回來養,雞大了下蛋是不讓我們吃的,母親要拿去賣錢供我們交學費。鵝養到春天時已退去鵝黃色羽毛,鵝食量很大,每天早上天剛亮我就要把它們趕到野地里吃草,一邊背課文一邊看著它們不要吃莊稼。記得上初中時我喜歡上看小說,早上偷偷地夾在衣服里帶出來看,被母親知道了,可能是弟弟告的密,把我抓回來一頓好打,記得那是母親打我最重的一次。母親沒有上過學,在她看來農村孩子讀書是唯一出路,她所能給予子女的就是希望。

          母親從小失去父母,在她叔叔家長大,嫁給父親時才十六歲,父親在貴州鐵路工地上班,有時一、兩年才回來一次。我們姐弟四人都在上學,幫不了她的忙。母親白天要去生產隊掙工分,收工后又要去自留地里施肥除草。夜里一盞油燈圍坐著一家人,我們做作業,母親補衣服做鞋……這一幕畫面我永生難忘!

          母親用她柔弱的雙肩擔起家庭的重擔,甚至是整個家族的責任。母親慈孝,父親常年不在家,是母親為奶奶養老送終;母親熱心,鄰居里誰家有事她總是盡全力幫忙。母親在我初中二年級時身患癌癥,那時不到50歲的她已是滿頭銀發,但她依然樂觀堅強,也許她怕影響我們學習,一年后我那苦難一生的母親熬盡點亮我們人生的油燈。

          母親走的那天,靈柩路過的每戶人家都放起了鞭炮,那是我們村第一次這么隆重為亡者送行,母親用她做人的品質贏得自己最后的榮耀!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窗外寂靜的夜空中飄蕩著雪花,北方的三月還是寒冬。故鄉的親情、鄉音,一幕幕在眼前浮現,仿佛在招喚游子回家的路!

          文章錄入:luhui      責任編輯:余金榮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