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網絡學習平臺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小說 > 正文

          無法撥出的號碼

          發布日期:2013-05-28 來源:《鐵道建設》報
          分享到:

          ■小說/○春曉

          起床后站在盥洗池邊刷牙,望著鏡子里惺忪的自己,不禁為昨晚發生的事啞然失笑。

          從“鐵”字頭的單位退休后,沒休息幾天就覺得無聊,便到小區附近一個集貿批發市場應聘當起了編外工商管理員。那天,雖說還是凌晨四點時分,但市場內已經車來車往、人機喧囂。又一輛裝滿菜蔬的農用車駛進A號門,突然遇到一輛批發山東大蔥的馬車要調頭,不得不來了個急剎車。刺耳的剎車聲驚得我跑出了值班室,沒看到有人被撞、被軋,卻見地下躺著兩個衣不蔽體的女人,顯然是剛從車上滾下來的。也許是因為過度勞累了,兩人掉在了地上四仰八叉竟然還在熟睡中。

          就在人們驚奇、驚嘆甚至不知所措之際,趕馬車的伙計和車老板跑了過來,一個擋住圍過來的人群,一個就要對雪白的胴體實施非禮。我被眼前的一幕所激憤,怒不可遏地沖上前去阻擋他們的齷齪行為,那五大三粗的伙計卻從腳踝處拔出一把鋒利的尖刀指向我:“喲喝,你敢壞我老板的好事?快滾一邊去,否則我就廢了你丫的!”

          看到旁邊的人兩眼噴火卻又膽怯止步,再看看地上那兩個已經醒來卻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的女人,我的熱血直往頭上涌,感覺頭發都豎了起來,大喝道:“老子在鐵路上干的是打眼放炮的活,再硬再臭的石頭都見過,還怕你不成!”我一個箭步沖上去扼住了那只揮動著刀子的手腕,尖刀隨即“咣當”一聲掉在了地上;接著一個掃蕩腿,又把那個光著膀子只穿條內褲的老板踢翻在地,眼見他的嘴角還流出了血。

          那伙計見大勢不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連連求饒:“各位大爺,高抬貴手放過我們吧!”

          一個年過六旬的老農用煙袋鍋敲打那老板:“你個不要臉的東西,大庭廣眾之下也敢糟蹋良家婦女,忒大膽了,丟你祖宗八輩的人呀,還不快滾?”

          見我攔著憤怒的人群讓他們離開,那伙計邊走邊向我拱手:“要不是你出手,我逃不過牢獄之災,老婆孩子也會在人前抬不起頭。恩人哪,我把我的電話留給你!”說著,還真在我的手心里劃拉了幾筆。等他走遠了,我伸開手掌一看,只見上面寫的是:$□¥◎§#○※*@

          “撲哧”,我不禁為這個奇特的夢、也為這個無法撥打的號碼竊笑起來,把刷牙的泡沫噴得滿鏡子都是。

          文章錄入:luhui      責任編輯:春曉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