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網絡學習平臺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雜文 > 正文

          發布日期:2018-10-16 來源:企業文化網
          分享到:

          今天不喝,有再喝的時候;明天不飲,有再飲的時候;后天不醉,有再醉的時候。但是,聰明的,你告訴我,我們的健康為什么一去不復返呢?——是有人偷了他們罷:那是誰?又藏在何處呢?是他們自己逃走了罷——如今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宴會讓我喝了多少,但我的胃確乎是漸漸充滿了。在默默里算著,參加工作六千多個日子里,大小宴會、三五小酌,白的、紅的、啤的,經過我的胃、我的肝,沒有聲音,也沒有影子。我不禁頭涔涔而淚潸潸了。

          該喝的盡管喝著,不想喝的盡管不想喝,也要喝著;喝與不喝的中間,又是怎樣的不堪呢?早上我起來的時候,胃里還有些不舒服,吐也吐不了,吃也吃不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妻跟我說,去診所看看吧。倔強的,我有點難為情,可實在扭不過胃的痙攣。見了醫生,我說:昨天喝的,難受!她沒多問,很快一大瓶點滴配好了。大約一個小時,胃里咕咕嚕嚕的,餓了;氐郊,妻做的手搟面,真的美味!可我的健康卻悄悄的遛走了。面對家人,心疼我的妻,弱小的女兒,我掩著面嘆息。但是新來的宴會靜靜的又開始靠近了。

          在醉吐痛苦的日子里,在體檢報告下來的時候,我能做些什么呢?只有忍受罷了,只有嘆息罷了;在六千多日的總結里,除想戒外,又剩些什么呢?過去的痛苦如輕煙,被微風吹散了,信誓旦旦,被宴會的熱情蒸融了;我留下些什么痕跡呢?我的胃確乎是斑駁糜爛、千瘡百孔了;我的肝也脾氣暴躁,老氣橫秋。但不能平的,為什么偏要這么無助的面對啊?

          你聰明的,告訴我,我們的健康為什么不能少飲一點酒呢?(范茂才)

          文章錄入:陳琦      責任編輯:陳琦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