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站群:
          工會網 |電視新聞中心 |《鐵道建設》報 |網絡學習平臺 |文明網 |南京分公司 |電氣化公司 |裝飾公司 |工程材料公司 |城軌公司 |物資公司 |機電公司 |鋼結構公司 |五公司 |二公司 |一公司
          更多
          當前位置:文學 > 雜文 > 正文

          老州長

          發布日期:2013-05-29 來源:企業文化網
          分享到:

          文/程宏亮

          2012年11月末,一個小而復雜的問題"勒住"了迪阿鐵路K0到K17段路面施工的“脖子”,路面料源提供者農場主JUSE鎖上大門,堅稱,填料必須重新協商單價。

          此時,負責施工的項目部深感來自各相關方的壓力難以堪負,分公司在其下達的對IFE的驗工指標上態度堅決,監理原則上堅持:路面做不出來計量不予簽認,局經理部稱,驗工計量指標決定了年底資金分配額度。所有揮舞的鞭子,將項目部驅趕到了一條狹窄的胡同中,農場主JUSE能否在合理的價格范圍內給予項目部在取料上開方便之門,決定了這盤棋能否“走活”。

          11月20日,農場主JUSE應約來到項目所在地迪那科主營地,帶著女兒和外孫女,情緒比較生冷,用一副等待我方妥協性答復眼神上下打量著我。此前,其已經同項目相關部門“過了招”,并一口價且態度生硬,致談判無果而終,走時說,期望對他開出“天價”給予答復而非協商。

          我在辦公室已經為客人泡好了茶,可以透過玻璃杯看到茶湯和茶葉的那種尚好的綠茶,并為孩子準備了葡萄干、糖塊和點心,這種敘舊式接待和場面,立即調動了對方的積極情緒,按照東方人的習慣,先不談生意和利益,先說家常,氣氛開始活躍和輕松起來。

          我先說茶,介紹中國茶道,說此茶為廬山云霧茶,得名于生長在海拔1200米高度,常年云遮霧罩,生長期長,葉綠素足。廬山又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風景綺麗,茶品上乘,茶湯清澈,茶味醇厚,茶是手工加工而成。最重要的是綠茶的醫療保健作用,茶可以清除腸道垃圾,減少脂肪堆積,減低血脂,抗衰老等等,對方品茶后,十分稱奇也大加贊賞,說這是他品嘗過的最好的茶,清香可口,又饒有興致地詢問了茶的購買價格,一般來說,委國人能對茶能說出個高下來的人,一定是個社會活動面廣泛、社會閱歷豐富的人,我便詢問其過去的職業,他說出來嚇了我一跳,農場主JUSE是1980年至1983年本州的州長,我癔癥了半天,發現這位前州長的職業痕跡是非常能演講,他講話展示了連貫的邏輯和感染力,你不能插入話題。

          我便開始聽老州長說他的故事,他說在位期間,為社會修建了11000座社會福利住房,數量較多的學校,教堂,親自修建了通往各個社區的道路達到5000多公里。稱,那個時代,州長的月工資收入為1萬波幣,物價較為穩定,若換算為美元也接近5000美元,依照當時的匯率換算人民幣即為4萬元。老州長稱,當時也有承包商為了拿到建筑承包合同送錢給他,遭到拒絕。他認為他在為人民做事,全部權利屬于人民,他任州長期間,資料顯示,委內瑞拉為拉丁美洲最發達經濟體之一,它同墨西哥、巴西、阿根廷一起被稱為“拉美四強”。1980年,委內瑞拉國民生產總值達791.58億博利瓦(約合500億美元)。1979年,委內瑞拉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為3,120美元,名列拉美第二,石油產量居世界第七位,出口居世界第三位。1980年石油收入達110億美元,占政府財政總收入的72.4%。鐵礦砂是委內瑞拉的第二大傳統出口商品。在如此強大的經濟背景下,他承認,那個時代國家比較富裕,社會風氣正,社會治安情況較好,他也保持了為官清廉,執政為民的作風,盡管沒有獲得額外的利益也不后悔,實際上目前他所擁有的農場占土3000公頃,牛羊若干,他解釋說,農場屬于其岳父的遺產,繼承人是其妻子,幾乎與己無關,而他所種植的各類農作物才是他的財富。這位個性突出的前州長,并未干滿一屆,當州長至第三年因為引水工程,與中央政府職能部門意見不和而生出事端,他認為此引水工程將擴大污染源,堅決抵制,最后辭職,回農場種地養牛,一做就是30多年。

          我首先表達了對他本人的敬重,接著問,在他當州長期間,有無較難處理的問題,他說有,并舉例說明,我便插入話題,請教其處理意見:擺在面前的是若干個取料場涉及到若干個農場主,漲價將引起連鎖反應,尤其是幅度過大給我方成本帶來困難并難以承受,這樣的問題如何處理?這位老州長認為落入我的圈套中來,笑著責問我卻也說不出漲價的充足理由來,說漲價就算是給他一個圣誕禮物吧。我提出了一個方案:每方漲價0.5元,農場道路需要延伸至軍隊控地時將繼續無償使用,算下來,是一個很大的圣誕禮物,稱他做過州長,為人正直,不能讓我方太為難。老州長與同樣獲得禮物的女兒嘀咕了一會兒。

          最后用中國式的禮節,握住我的手說,成交!
           

          文章錄入:luhui      責任編輯:程宏亮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