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史志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父親接站

          發布日期:2016-06-15來源:企業文化網
          分享到:
            8號下午從位于新鄭的項目部啟程回家,當列車駛入襄陽火車站時已經是夜里十一點四十七分。迎著夏日習習涼風徑直走出車站,遠遠的便望見父親在出站口使勁朝我揮手。那一刻淚水忍不住涌了出來。
              記不清這是父親第幾次接我回家了,只知道他總是在我要回家時,不厭其煩的詢問車程,無論陰晴雨雪他會準時在出站口迎接我。這一次父親遞給我一只薄薄的口罩,一件外衣待我坐到他的老年電動車的座椅上時,他打開前車簍,拿出了冒著熱氣的粽子和一袋紅艷艷的櫻桃。“你媽媽說你咳嗽未愈,懼風怕寒,出門時就讓我帶了口罩和外衣,粽子也是今早去虎頭山上打回來的新鮮粽葉,煮好了快嘗嘗吧。櫻桃是爸爸一早去集市買回來的,甜不甜呢?”父親恬淡的話語卻暖的讓我流淚。在這一刻我才明白,30多歲的女兒在父親眼里永遠都只是孩子。
              我坐在車棚里一邊大口品嘗著父親捎來的美食;一邊聽父親訴說家事。任那繁華鬧市里霓虹閃爍、人來車往,此刻頭發斑駁的父親讓我在這片安逸平穩的臨時車廂里盡情的感受溫暖的親情。在這個靜寂的夜晚,父親與我有說有笑的回家,這種感覺美極了。到家時候已經是次日凌晨,我跟低頭鎖車的父親說:“爸爸,我希望您永遠在出站口接我喲。”父親爽朗的笑說:“好的。”
          這是我和父親之間的約定,在交通便捷的當代社會里,父親還幾十年如一日的接送我往返車站,這里面蘊含著濃濃的父愛。
          文章錄入:殷路新      責任編輯:殷路新
          相關閱讀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