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史志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懷念父親

          發布日期:2014-03-31來源:企業文化網
          分享到:

          轉眼間,又到了清明節。遠在大西北戈壁灘上的我,更加想念我的父親。我最敬愛的父親離開我們已三年多了,卻常常走動在我的夢里,和善而沉默寡言 。每到想起他老人家,我都會禁不住淚流滿面。假如眼淚能夠構造通天的梯子,假如思念能夠鋪成上行的天路,我會不顧一切徑直走入天國,再把您老人家帶回我的身邊。

          父親是一名老鐵路工人。當年從部隊退伍后就參加了鐵路建設,從此與中鐵四局、與新線建設結下了一輩子的情緣。從寶成、京廣復線、鷹廈、焦枝、枝柳、成昆鐵路到皖贛、沙大鐵路的建設,碾轉了大半個中國。不僅如此,我們三個姊妹也相繼隨了父親的愿望,成為與他一樣走南闖北的筑路人。從記事起,就是母親一個人帶著我們五姊妹生活。父親對我們而言,是既陌生又嚴厲。每當父親回家來,年幼的我總是好奇的依著門框遠遠地望著“這個外來的男人”。后來,父親調到了基地工作,平日里話不多,總是出差或埋頭做事,好似永遠也閑不下來。當年只有七、八歲的我一開始還躲著他,漸漸地這個“外來的男人”也就成為我生活的依賴。我常常會一聲不響趴在父親那寬大后背上看著他做事,晚上一定要等父親回來才肯睡覺。那個年代總是開會學習,晚上父親開會年幼的我就倚靠在他的大腿上睡著;周末,父親偶爾會外出釣魚我也成了他身后形影不離的小尾巴。

          記得有一次母親干臨時活貼補家用去了,我高燒不退,并已脫水昏迷。出差回來的父親見狀連夜開車飛奔著將我送往南昌醫院,所幸救治及時,未落下毛病。后來聽媽媽講當時嚇壞了,認識父親這么久從來沒見他開車那么快。父親是名老司機,當時一定是急壞了。媽媽身體不好,記得上高中時,每天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趕火車去上學,都是父親將早飯做好后再喊我起床。我的童年較三個姐姐幸運的多,雖然那時生活條件不太好,但卻在父親的關愛和姐姐庇護下幸福度過。而我的姐姐和唯一的弟弟卻始終對父親敬而遠之。

          還記得那年鐵路上大招工,我的二姐本可以和其他同齡人一起參加工作,父親卻將名額讓給了食堂阿姨的孩子,那是一個孤兒寡母的家庭,那家孩子的父親在修建武漢長江大橋時因公犧牲了。只記得當時姐姐哭得稀里嘩啦的讓人揪心,只好極不情愿“上山下鄉”接受再教育去了,家中最瘦弱的二姐這一去就是四年多時間,在那個廣闊天地里吃盡了苦,直到1976年單位“補員”才參加鐵路上班。弟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在我們南方那叫“寶貝崽”?筛赣H對他的嚴厲管教卻讓我們姊妹“望而生畏”,每當與鄰家孩子間發生矛盾,回來挨打的總是弟弟,一向懂事聽話的的弟弟總是一聲不吭,從不辯解。高中畢業那年弟弟生平第一次違背了父親“頂職”的愿望,毅然參軍入伍,后轉業在地方工作,成為企業中層管理者。這也讓想“子從父業”的父親一直“耿耿于懷”,遺憾了一輩子。

          1978年未滿17歲的我也高中畢業參加了新線鐵路建設工作,從皖贛到沙大鐵路、襄樊樞紐建設二十多年,父親卻從未來單位看過我,哪怕是出差路過也未停下來,更別說是為我們“走后門”?那時候工程隊干活是真累啊!記得那是86年的夏天,接到父親來沙大鐵路線出差的消息,欣喜若狂的我趕去接交通車?筛赣H卻連車都未下,只是站在車窗口囑咐我好好學習、努力工作。原來基地一名同事去世,為其孩子辦理完“頂職”手續后,父親不放心又親自送到單位叮囑該單位的領導、同事關照好這個失去爹媽的孩子。每次出差或逢年過節父親都會繞道去看望當年一起修鐵路犧牲的戰友遺屬和孩子,甚至把他們接到家里過年。從小對父親的依賴和自私讓我多年來曾經為此事一度埋怨他,埋怨他的無情、冷酷。難道鄰家的孩子都比您的小女兒親嗎?父親卻說:比起那些孤兒寡母來你們多幸福啊!你們長大了還有爸媽,還有家回。

          多年后的我有了自己的小家,并且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對父親的身世有了些許了解,才漸漸對父親有了一絲理解。

          父親八歲時就成了一名孤兒,靠著給人放;钕聛淼母赣H解放前夕就參加了解放軍,退伍回來后就與具有同樣生世的母親組建了現在的家庭,并孕育了我們五個姊妹。父親與母親風風雨雨、相愛相伴度過了近60個春秋。1989年,母親患上了嚴重帕金森病,為讓遠在異地的兒女們安心工作,是退休的老父親一直陪伴、護理生病的母親。2003年后母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為此,我們姊妹輪番在家照顧母親,父親總是說我還行,你們照顧好孩子,別耽誤工作。無論是春夏秋冬、刮風下雨家里的陽臺上總是掛滿了晾曬的衣物、被褥,家里也是收拾的干凈整齊。2010年9月臥床多年的母親終因各項功能衰竭去世。母親去世時身上居然未長褥瘡,這讓醫生們都覺得驚訝。母親去世后,父親和我念叨最多的就是你媽媽太不容易了,從小就沒了爹媽,這些年為了養大你們幾個姊妹,跟著我吃了太多的苦,現在生活好了,該享享福了,卻又得了不治之癥。母親去世后兩個多月,83歲的老父親帶著對母親深深地牽掛也突然離世。我知道他老人家是想念媽媽了,放心不下九泉之下我的母親。父親生前把那博大、厚重的愛在悄無聲息中靜靜地、默默地給了我們和母親,給了那些新線鐵路建設的遺孤們。父親的離去,讓我真正理解和感受了“生命”二字和“家“的意義。

          “子欲孝而親不在”。每次看到酷似父親的身影,我都會禁不住潸然淚下。是啊,當我們都長大成人,當我們都已為人父、為人母的時候,當我們真正想到為父母盡盡孝心的時候,爸爸媽媽卻已離我們遠去。每當夜深人靜時父親的音容笑貌縈繞眼前,依然如昔,每每讓我夜不能寐。我最敬愛的父親您走了,卻把思念和回憶留給了您的小女兒。天國里的爸爸媽媽您們好嗎?女兒想念您們!

          文章錄入:吳素娥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