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

          文化網首頁|新聞|宣教|文化|文學|攝影|文明|多媒體|年鑒
          歡迎您來到企業文化網!登錄|注冊

          返回目錄上一篇下一篇

          家事·父親

          父親在上周六摔了一跤。當時,他正騎了電動摩托車來小區,空曠的馬路上橫刺里躥出一條狗來,父親為了避讓于它,猛打了一把方向盤……

          此時,我陪著一群客人正在城市郊區的森林公園游逛,連日來的雨水使得森林里的百丈瀑布如練飛瀉,濃密的霧仿佛亂云飛渡,絲縷飄落。

          “還是先不要跟你姐說吧,她陪人在外面。聽到消息定然著急,壞了大家的游興也不好。”母親對我的兩個弟媳婦說。傍晚,小弟媳婦還是說漏了,我頓時驚出一身汗。一邊給家里打電話,一邊攔車要趕了回去。父親接的電話,他和往常一樣笑著說不要緊的,只是臉上擦破了點皮。他斷然不肯我回去,說早上已經在附近的醫院看過了,明天會到單位醫院再來看看。但我還是回了。父親的門牙摔斷了四顆,一笑,露出一個空洞。我覺得自己正跌入其中。有若父親當時龐大的身軀,從摩托車上飛出,驚恐瞬息間,疼痛就鉆了心。

          父親在涼臺上靜默的點燃了一支煙。他的背影映在我的眼底,漸漸浮動起來。

          “你爺爺有一身好功夫的,只傳了你大伯一個人。當時,你二伯正考取了省城的機械技工學校,家里的幾塊大洋只夠他的報名費了。你爺爺想了一個晚上,讓我輟了學去學徒。”父親18歲時,因了會打鐵,被工程隊派去招工的技術員董相中了,說鐵路單位正缺這樣的鍛工。“呵呵,這活我會干。”父親英俊的面龐上洋溢著喜悅的笑容。那是1964年的某一天。第二年,他就開始帶徒弟了。鍛工房里叮當叮當的聲音清脆響亮。張娃是山西人,22歲了,比父親還要大一歲,隊上安排他學電工,張娃意外的拒絕了,要求學鍛工。張娃平時緘默,掄鐵錘時,勁使得也沉悶。“嗨,又過了。工地上還等著要用鐵鍬呢。”徒弟秦海“嗵”的把火紅的一塊鐵仍進了水桶,雛形的鐵鍬呲的一響,沉入桶底。張娃不吭不哈,用鐵鉗把鐵鍬夾了出來,放進鍋爐里。“嗨——”秦海忍不住喊,被父親搖手攔下了。他擰起大錘,沖張娃說:“我來錘,你夾好鐵。”班后,父親和張娃聊天,才知道張娃的娘害眼病,看不見東西了。剛過門的媳婦鬧著一個人在家伺候不了,要他回去。“偶可以不上班,但總得學門手藝回去吧。偶娘眼瞎了,要錢診呢。”張娃說,“我學電工,回去用不上。家里還沒有通上電。師傅,偶就是想把打鐵的手藝學會了,回去好給偶娘掙錢看病。”父親也不知要怎么勸慰,只點了點頭。這以后,他更盡了心的教,甚至把淬火的訣竅都全數抖了出來。

          張娃最終沒有回山西。他媳婦年底挽了兩個大包袱來單位了。見到張娃,大哭:“娘眼睛瞅不見,掉溝里,隕了。大爺不讓偶跟你說,大伙幫襯著把娘葬了。大爺就打發偶投奔你來了。”張娃臉色鐵青,抬手給了她媳婦兩記耳光,說:“滾。”他媳婦捂著臉癱倒在地。那天傍晚,隊里開會,父親被點名批評,說是放任徒弟管教不嚴。他沒有理辯,只說:“張娃學打鐵,浪費了。有機會,就還是讓他學技術,或材料員什么的。”

          若干年后,張娃已經當了材料室主任。他的媳婦也生了兩個娃。但他們還是舉家回山西了,臨走,張娃特地繞了兩座山,到父親所在的隊部辭行,說:“師傅,偶還是要調轉回去了。偶大爺腿腳已經邁不動了,兄弟幾個就數偶沒有在跟前盡過孝。這些年來,偶媳婦跟著偶轉悠,還養了娃,但偶心里憋屈著的那口氣,始終沒有灑出來啊。偶就是想親眼看看她是怎么替偶伺候老人的。”父親為張娃的心思震驚,說:“你要是抱著這樣的疙瘩調轉回去,那不把好端端個家拆散了才怪。我們都是單位上的人,可不興記仇。就好比打鐵,壞興致打不出好鐵來,過日子也一樣。”張娃低著頭喏喏的應了,說:“回去,會常寫信來。”他們之間的通信就一直持續到九十年代初期,家里安裝了電話,信息溝通就更明晰快捷了。有一天,父親接到了張娃媳婦的電話,“李師傅,他爹今早隕了,腦溢血。偶特地給你報個信。”張娃的媳婦在電話里抽泣不止。那天,父親還收到了張娃的最后一封來信,信上說:“師傅,偶這輩子說話少。但偶記住了你說過的話,好興致才能活出個好模樣來。近來,我感覺自己的血壓越來越高了,時常眩暈。怕是好日子要到頭了。很多年沒有給你寫過信了,今天想起來,就提筆寫寫……”張娃調轉回去進了縣里的物資公司,直到在那里離休,閑賦在家。他的家沒有散,兩個娃都上了大學,又遵循了張娃的意見,回轉山西工作。

          “你父親,打的一手好鐵。工程隊里的斧頭、鐵鉗、鋼釬,誰用誰夸,說上手,用起來帶勁。”三十多年后的一天,我坐在盤旋于貴州山區載滿了前往工地觀摩的人們的大巴車上,聽當年的技術員董現在的高級工程師董樂呵呵的講述他們年輕時候的故事。

          父親打鐵的技藝獲得了人們嘖嘖稱贊,但也影響到他轉行。“他這一轉,只怕沒有更好的人代替。先放放再說吧。”這一放,父親在鍛工崗位眨眼過了二十年。其后,隨著單位管理模式的漸變,鍛工崗位自然淘汰。父親開始從事一些具體的管理工作,及至退休。記得某一天,我和父親聊天,曾問過他,工作中真的沒有什么遺憾?他想了想,說:“也不是沒有。雖說打鐵二十多年帶出了一撥撥徒弟,但應該和大家一樣再多學點技能會充實些。”父親孑然沒提在他的鍛工生涯里,曾對鍋爐改造了三次,在那個還設有“節能辦”的時代里,被統計的節約用煤數據達到年均一噸。

          一介工人的父親很長一段時間也難以適應退休后的生活。期間,他和母親回湘中故里居住了一些時日,但仍是牽掛在單位的同事和日子。每月初定時打了電話給對門的李叔請他代繳黨費;貋砗,被大伙選了擔起了片區的黨小組長。日常,父親還把在故里跟大伯學會的太極拳一招一式的教了大家,倒也忙的不亦樂乎。

          “工作上有什么不順心的嗎?”父親推了門進來,看見我怔怔的樣子,輕聲問。“沒有,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我窘迫的笑了一下,說:“你還是盡量少抽煙吧,對心臟不好。再說,讓母親看見了,你又要說她絮叨了。”

          “呵呵,這幾天特殊情況,你媽肯定不會責怪我不聽醫囑的。”父親頓了頓,又說:“你們也不要為我擔心,過兩天,我去把摩托車的轉向燈換了,以后騎慢些就是了。”

          我搖頭要甩掉猛地躥上鼻子的酸楚,淚就跌了下來。再過一些日子,父親就65歲了。原本是頤養天年的年歲,卻為了我們,仍然勞碌著……

          返回目錄上一篇下一篇

          皖公網安備 34011102000143號

          久久综合亚洲鲁鲁五月天
          <track id="3hx7j"><noframes id="3hx7j">

          <em id="3hx7j"><track id="3hx7j"><video id="3hx7j"></video></track></em>

              <rp id="3hx7j"></rp>

                <output id="3hx7j"><i id="3hx7j"></i></output>

                <ol id="3hx7j"><i id="3hx7j"></i></ol>
                  <listing id="3hx7j"></listing>